您的位置: 首頁>員工生活>文學天地>正文
瑞能煤業邵慶芳散文——罐罐茶的記憶
發布時間:2019-07-12 09:44:03 來源: 作者:邵慶芳 點擊:

黑龙江快乐十分基本分布图爱彩乐 www.vmrvg.icu

童年的記憶中,有這樣一副畫面特別溫馨也特別深刻:不管春夏秋冬,大清早起來,爺爺總坐在東屋房檐下的角落,用一個紅泥巴做成的火爐旁煮茶喝,罐罐就是那種被煙熏的黑糊糊的瓦罐,茶就是那種濃釅得像藥一樣的湯茶,一口饃饃一口茶,周圍輕煙裊裊,茶香飄飄,伴隨著罐罐茶的氤氳,平淡簡約的一天就開始了,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。

我很是納悶,那么苦的東西有什么好喝的?隔三差五的,奶奶還會讓爺爺給我喝點“茶底子”或者“薄茶”,但還得加點兒白糖,這可能是我最早接觸的茶。

爺爺愛喝茶,我愛觀察爺爺喝茶。每當爐子燒旺,爺爺會把注滿泉水的罐罐搭在火爐上,在炭火的炙烤下,罐內清水逐漸沸騰起來,他便不急不緩的用三個指頭拿捏他認為合適的茶葉量,然后緩緩的放入罐中。炭火炙熱,茶水沸騰,爺爺緊盯茶罐,神情專注。等茶水經過反復熬煮,淡黃色的茶沫溢出時,爺爺便會抓住罐子手柄,端離炭火,然后用一支筷子在罐子里反復押攪,等到茶沫消散,又將罐子放在火爐上繼續熬煮,如此反復三幾次,直至茶水剩下一半才徹底端離。至此,一杯香氣四溢的罐罐茶便熬制完成。這時他會放下漢煙袋,伴隨著熱氣騰起,琥珀色的茶水被爺爺扯成一條直線倒入倒進茶碗中,然后雙手捧著茶碗,瞇著眼,鼻子靠近茶碗,吻著茶香,用力的吸著,特別地專注深情,一口茶下喉,布滿皺紋的臉馬上會燦爛起來,仿佛能把生活的喜怒哀樂都融入濃濃的茶汁里,然后被茶香化解的飄飄渺渺,如煙如霧。爺爺說過,如果哪天不喝茶人像病了一樣,一天都不精神、甚至活兒都沒勁干,那時的我根本不理解這其中的奧秘。而父親每次從遙遠的地方回家探親時總會固定給他們帶一樣東西,用紙包著,不用看就知道是什么,奶奶也會習慣性的拿起紙包倒進一個鐵盒子里,蓋緊放好,好像比什么都寶貴!

或許是受爺爺的影響,我從上初中開始也喝茶。每次周末去學校的時候,奶奶總會給我用紙包點兒茶葉帶上,她說喝茶提神,這是我最早對茶之功效的認識。那個時候,雖喝不出什么茶香,但還是喜歡那種感覺,或許是念,或許是想,反正是我那個年齡的很多人同齡人不理解的,這一習慣直到大學畢業。

工作的第一年,父親送我一件禮物-—-紫砂茶杯。22歲的我,沒有歲月的滄桑,但看到那個茶杯時卻有久違的感覺,時至今年已經捧在手心有17年了,茶杯手把已經被我磨的能看到歲月的痕跡,杯身也溫潤如玉,而我也把這種愛好發揮到了女人里一定的級別。平時家里的冰箱里除了冷凍室之外,有一半被我用來存放茶了。當了十幾年的高中老師,練就了一副大嗓門,但是從來沒有咽炎之類的職業病,我想,一半的功勞歸功于我的那個杯茶。

2015年的七月,爺爺臨去世前的幾天,對我說他不想喝茶了,我一點也沒有反應過來他的話意味著什么,現在突然明白,是爺爺已經感知到他不久于人世,所以主動結束了用罐罐茶來陪輔他的喜怒哀樂,也結束了他一生澀苦甘潤如罐罐茶的人生。現在,我再也喝不到爺爺用罐罐熬煮的茶了。生活節奏的變化,最簡單化的方式便是泡茶喝。每當用心泡杯自己喜歡的茶,看著茶葉在水中上下翻騰的樣子,聞著悠悠的茶香,在慢慢品味的過程中回憶成長的歷程,那些生命里過往的人生活中過往的事都隨時光慢慢流逝,也正因這樣的流逝而顯得彌足珍貴。

現在,茶于我而言,是什么?濃濃苦澀味的回憶?簡單質樸的親情陪伴?亦或高雅的生活享受?也許都有,但我覺得更多的是對天堂爺爺的懷念,這種感情早已滲透到了我的血脈之中,是生命不可或缺的部分。有茶相伴的生活,一個人也好,三五伴也行,安安靜靜,平平淡淡,喝茶的時光,生命是柔軟的,生活是美好的,唯有把美好藏于心間,細細珍藏,才對得起時光荏苒。

白落梅說,生命就在當下,我們不必再遲疑,既要拿起,也要放下,不辜負這杯用濃濃世味熬煮的茶。是的,爺爺的罐罐茶已然成為記憶,而我,懂得了熬煮的生活。(作者單位:瑞能煤業)

友情鏈接:

版權所有:陜西陜煤黃陵礦業有限公司(黃陵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)
地址:陜西省黃陵縣店頭鎮   郵編:727307 技術支持:黃陵礦業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黑龙江快乐十分基本分布图爱彩乐

陜公網安備 61063202000102號   陜ICP備案05006082號-1